当前位置:首页 > 梦贞文集 > 正文内容
七月1日

时间:2018-07-01 10:56

似梦亦真悟浮生,谨以此文纪念父母相识56周年及梦贞开悟28周年

0
分类:梦贞文集 | 评论:0人 | 浏览:1,073次   

 

以梦为马 不负韶华

有人曾问梦贞得道后的感悟,梦贞如实回答:

不是梦贞不敢言道,而是梦贞尚未得道。尚未得道之人,所言非道。

有时,梦贞会被大风带着乱飘,有碰到的以为梦贞成仙了。但梦贞心里明白,自己并没有像列子那样有御风的功夫。在梦贞眼里,列子无疑是得道的。但达者庄子说,能御风的列子尚未得道,因为真正得道的仙人可以自然生风。借东风的孔明,只是清楚刮东风的时辰,并不具备呼风唤雨的道行。水泊梁山中的入云龙公孙胜时有呼风唤雨的功夫,但也不能随心所欲。

梦贞平时所言,既不是生风之道,也不是御风之道,连借风之道都算不上。顶多,也就是被大风吹着乱飘的经历,仅此。

 

2018年2月14日——梦贞连续辟谷21天实修中的第14天。

以此为节点,逆行而去,返回记忆之初。

1962年2月14日傍晚,18岁的玉英姑娘坐在被窝里,将棉袄披在肩上,正悠闲地捉着毛线衣上的虱子。姑娘的小姨领着一个青年才俊进门,和姑娘的双亲究竟聊了什么,对全神贯注捉虱子的玉英姑娘来说,并没在意。客人走后,姑娘的母亲说:“玉英啊,明天到单位请半天假,和刚才来的王大哥去领结婚证吧。”

王大哥叫王佃科,生于一九三八年正月十一,当时差一天廿四周岁。也就是王大哥廿四周岁生日下午,玉英姑娘和他一起去民政部门领了结婚证,并在当年五•一节举办了婚礼。第二年3月4日(农历二月初九),宜春出生。

纪念父母相识56周年及梦贞开悟28周年

两周岁的宜春在父母怀抱中
(后面的少年是父亲的胞弟王佃祥)

宜春满8周岁上学,负责报名登记的刘姓老师,有为新生改名字的嗜好。有个叫蒋胜利的,被他改叫蒋冬刚,理由是姓蒋的不能胜利。轮到宜春报名,没等刘老师开口,宜春即说:“我爸姓王我妈姓韦,我就叫王韦吧!”刘老师便在报名表上填了王伟。

班上60多名同学,王伟是第一批三个红小兵中的其中一员,塑料胸牌的那种,收费3分钱,后来再入队的,就改戴红领巾了。班上第一次评五好学生,王伟也是其中一员。后来五好改为三好,三好生就基本上和王伟无缘了。

王伟的父母都是党员,母亲最喜欢讲革命先烈的斗争故事,那时代还赶上学黄帅学张铁生,所以王伟也喜欢反潮流,以斗争为抱负。结果就是老被学校处分,初中在新海中学受处分调到陇东,高中在海州中学受处分又调到陇东。两次调到陇东都是保证过不再闹事的,但如果不是初中班主任老师和王伟父母关系好,压下了副班主任向学校写的处理报告,王伟还是逃不了在陇东中学的一次处分。

梦贞王伟与初中部分同学聚会

2016年王伟与初中部分同学聚会
(前排中为班主任陈大华老师)

梦贞王伟与高中部分同学聚会合影

2016年王伟与高中部分同学聚会合影

后来进入社会参加工作,还是秉性难移。1986年因擅自通知全班工人在家休息待命,被连云港市地毯厂除名。
但貌似在学校与工厂劣迹斑斑的王伟骨子里并不坏,因为自己内心的偶像都是顶天立地、嫉恶如仇的大英雄,所以追求完美的王伟所做的一切,动机与出发点都几乎没有问题,只是时间、空间、方式、方法不对称而已。这一点甚至包括他的老师及领导都知道。

1981年注定不平静,王伟遇到三劫一缘。

第一为心劫:开年之初即辍学,在所有惊愕的同学、老师与亲人面前,至今没表露真正原因。

第二为行劫:当年五•一节,王伟与五个小兄弟去花果山踏青,在水濂洞囗暴揍了执歪勤的军人,引发部队调兵围山抓捕,在没有路的地方侥幸逃脱,躲过此劫。

第三为业劫:王伟参加全市统一招工考试,荣登报考单位榜首,但因身有残疾未被录取,愤怒至极,心内又生用极端方法荡平社会不公之念头,若不是父亲舍身感化,就不会有以后的梦贞。当时王伟在黄海岸边发毒誓:“这辈子要么不做男人,要做就做让天下人都敬重的男人。”从此王伟选择了困,试图突破人生难点,另寻一片属于自己的光明。
困得一缘起:天道无亲,恒与善人。1981年11月5日,王伟从玄修路上遇到的首位无常师手中接过一本天书,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1984年年初,经三年持续玄修,终于小见成效,参与并掀起家乡一股练气功的小高潮。但随着追求完美爱情的恋爱失败,21周岁的王伟迷失了生活的方向,向单位领导申请去深圳工作。那年中秋夜,不善填词的王伟作了一首不合韵律的打油词:

水调歌头•中秋愿

失魄神魂颠,
是非亦难辨。
踏上南下征程,
图重振精神。
随波未能奏效,
逐流难见深浅,
泪花更飞溅。
似筋疲力尽,
何日脱此境?
中秋夜,
众情欢,
我悲戚。
工友笑讥身贱,
致整夜难眠,
思绪万千重现。
发自心中呐喊:
誓铸清风剑。
挺起胸奋进,
泪化血奔前。
从此一扫颓靡,王伟再次轻装上阵。

国学大师梦贞王伟于深圳和同事在一起

1984年王伟于深圳和同事在一起

1986年,命运再次与王伟开了个大玩笑,在单位合理建议没有被领导采用时,为坚持己见,带一班之长的王伟通知班上所有人放假,因此身兼单位工会文体委员之职的王伟被开除厂籍,成了无业人员,时年23周岁。

梦贞年轻时的王伟喜欢穿军装
年轻时的王伟喜欢穿军装

祸福相依,充足的自由支配时间让王伟在1987年初选择了闭关玄修,出关后仅半年,凭借天道赐予的能量,逐步走向自己的人生辉煌,名利双收,几乎成了连云港妇儒皆知的传奇人物,仅报名参加王伟举办的21天学习班学员,累计就达3000人次之多。

王伟在家乡海州区工人文化宫气功培训班

1988年王伟在家乡海州区工人文化宫
开展气功教学活动

1989年,王伟似乎从地平线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梦贞的行者横空出世。从一篇笔记的摘要中可以让大家了解王伟与梦贞之间的角色转换。

公元1989年初,王伟再遵老子之说,第三次塞其兑,闭其门。足不出户,欲闯百日定性之关。

然而,时值王伟青春少壮之际,之前两次闯关,皆因春梦难抵,在最后关头前功尽弃,未得圆满。

王伟坚信事不过三,再向自我极限挑战。

第98日,王伟朘怒,大有一触即发之危。是夜,王伟入眠,梦有数仙女,欲与王伟嬉戏床前,王伟拒之不从,众仙女强势犯禁,眼看躲之不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伟双手握固,紧咬牙关,争脱梦境,倒提精气,一股清泉由骶直入脑海,朘怒顿息。

第99日,夜,王伟梦中见一慈祥老者微笑立于床前,与自己论道良久。惜别之际,王伟恳请老人家赐一道号,老者笑曰:“就叫梦贞吧!”

时年,梦贞参加民间各种全国性人体科学研讨及传承活动,所到之处皆如众星捧月,虽不及人所共知的大牌有名,但也难掩无冕之王之霸气,且有许多伪大师,与梦贞交流之后无以遁形。

1990年,梦贞照例在年初选择闭关,以养浩然之气,用困法探索生命奥秘。2月1日坐忘,2月7日神游,一切如水到渠成,并无受宠若惊之感。

梦贞的心结,犹存天书之上。

记得1981年,梦贞在黄海岸边发完毒誓后的11月5日,偶遇自己玄修道路上的第一位无常师,老人家在送梦贞天书时叮嘱:你不能看这本书的前言,也不能看后记,更不能看注解。

如今师父的叮咛犹在耳边,但时光已耗近十年,梦贞虽已养成每天诵读老子《道德经》的习惯,但对这本天书的内容所云还是一筹莫展。

1990年2月14日晨,当梦贞再次捧起老子《道德经》这本天书时,恍如一切皆无。域中之道、天、地、人四大皆空而熔融无极,时间、空间、能量也不再是四大的载体,世界再也无题可解,只有清澈若镜的水,你若似水如镜,世界就是真实的。你若心起涟漪,世界就是虚幻的。你的心是什么?这个世界就是什么!

在中国现代史上,有两位名人初起选择以医治人,后来孙中山弃医从政成为国父,鲁迅弃医从文被誉为新文化旗手。
梦贞非名人,因困而觉,因困而知,开悟后做的第一件事,是关闭家乡门庭若市的中医气功门诊,专心于社会力量办学,游走全国各地,普及文化养生知识与玄修方法。

梦贞王伟在自己挂满旌旗的中医气功门诊部

1987年王伟在自己挂满旌旗的中医气功门诊部

梦贞在海南海口与部分学员合影

1992年梦贞在海南海口与部分学员合影

1993年年初,当梦贞连续第七次完成闭关修行之后,本可以借全国气功狂潮日进斗金,但突然急流勇退,谢绝多家组织(包括台湾高雄)邀请联合开班的好意,放弃大把赚钱的机会,令许多业内或身边人大呼不解。

直至1999年以后,气功活动被一刀切,当各路大师纷纷被捕坐牢或逃往国外时,梦贞已在商界夯实了根基,并于2003年当选连云港市新浦区第十五届人大代表,许多境中人此时方晓当初梦贞的选择是预见性的明智。

连云港市新浦区第十五届人大代表

后排左起第十三人为梦贞

2005年5月,为了实现1981年在黄海岸边发毒誓的初衷,梦贞再做惊人决定,放弃唾手可得的安逸生活,背井离乡,赤手空拳,独自奔赴南方,在无亲、无友、无资金支持的广州播洒开悟人生的智慧,开启又一段人生传奇之旅。

面对狂热追求物质财富、顶礼莫拜成功学、凡事以结果为导向的广州人,如果没有和光同尘的智慧、安贫乐道的精神、立杆见影的效果,是不能令活在自我意识中的广州人心甘情愿随梦贞坐进此道的。

像所有开悟者的经历一样,梦贞无需装束时髦,也无需装腔作势,更无需惺惺作态,但凡有机会出入于各种大小场合,必有贵人自然成为梦贞弘道事业的有力支持者。就是入梦贞师门的许多优秀弟子,在梦贞的心目中,也是亦徒、亦友、亦贵人。

张良才先生与梦贞在深圳合影

2012年贵人张良才先生来深圳支持梦贞


2014年贵人吴铭铭大姐(右一)光临
梦贞弘道十周年庆典现场

行家一开囗,便知有没有。在广州的教育培训界,梦贞刚亮相不久,就有一家公司意向合作,说终于发现了第二个值得他们包装推广的大师,但因梦贞拒绝在广告宣传中连雷达都找不到的空话,所以没有结果。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弘道路上没有人可以一帆风顺,2005年7月21日下午,梦贞在广州天河立交桥下被飞车党抢劫,陷入身无分文的窘境达廿余天,好在有辟谷食气的技能,才使弘道的使命得以持续。

梦贞自2005年重新出山弘道,十多年来的生活费用主要来源于每一位弟子自觉自愿的供养,有些条件稍好的,逢年过节或师父的生日也会表示一份心意。但梦贞除了家庭生活必需的正常开销,没为私人购置过任何物业财产。来之于斯也乐施之于斯,梦贞除了每年为梦贞文化的续航传承缴纳数万元的保险费外,为自己知晓的弟子生日发的红包也有数万,另因顾及一些朋友或同门的急需,每年逾期不回头的资金亦达数万,所以时常捉襟见肘并不奇怪。但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也从未放弃过对安贫乐道精神的坚持。凡对梦贞有束缚力的协议坚决不签,有夸大宣传的包装坚决不做,非自然养生的高利润产品坚决不推。

梦贞弘道,凭借“以中国文化的理论服人,以安贫乐道的德行感人,以帮助他人解决实际问题的结果取信于人”为原则,故能在无团队、无公司、无广告宣传的情况下,经十二年一个周期的时空运转,共有500余中外有缘人在与梦贞接触后拜入梦贞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梦贞与参加2017年秋季弟子班的弟子合影

梦贞开悟后最大的自信就是不管你什么时候结缘梦贞并走进梦贞学堂,一定会感慨不虚此行!

梦贞学堂总部时刻欢迎各位家人光临!

2月14日,不仅是父母携手从自然走向必然的缘点,也是梦贞人生认知乃至灵魂觉悟之旅的分水岭,所以值得纪念!
纪念是一种情感的珍藏,也是对事业追求的警示。

不忘初衷,方得始终。执我所执,浮生无悔!

来源:梦贞学堂(梦贞学堂公众号:mz18881684567),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 评论:(0)
  •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