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梦贞弟子分享 > 正文内容
一月31日

时间:2019-01-31 08:26

元旦辟谷养生班福建厦门陈静的分享

0
分类:梦贞弟子分享 | 评论:0人 | 浏览:880次   

福建厦门陈静的分享

从福建厦门的罗汉山,到江苏连云港的花果山,再到广东清远的梦贞学堂,连续听梦贞老师课三次,一次比一次递进。刚开课讲的珍珠翡翠白玉汤,老师推及自己,引伸至自己的吃乞丐的饭,喷香无比,勾起我对童年的回忆,想当年我也是吃过世上独一无二的最香最甜的一顿饭,那是发霉的红薯干(晒的过程中遭雨淋缘故)磨成粉,配米糠做的,那红薯的甘甜和糠中小米的香气直入心肺,惬意非常。当时享受这美味的有三个人,另外两个一是我大姐,一是我大弟,我们克服食物刚刚停火的滚烫,唏嘘有声津津有味,狼吞虎咽一气吃完。那香和甜留在我记忆里,久久挥之不去。虽然那发霉的薯干是邻居从大山里讨来,直为发霉了报歉,那糠是我母亲去加工过小米的房子墙壁上扫来的(当年不住人的房子不刷墙,土坯犬牙交错、错落有致,簸箕拨出的糠落在伸出来的土坯上,因此糠带着泥土)。我们饿极了,幸好顾不上咀嚼,用不到牙齿,不然是咯牙的。风卷残云吃个锅底朝天,别提有多么美美的满足,三个人丝毫不考虑父母仍旧饥肠辘辘。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顿世上最美味、最香甜的饭。此后再也找不到那感觉了。因为后来吃不发霉的薯干,不甜,吃新鲜的小米(不是糠),不香!我不甘心,就把糠、粉搅和好自己做,但根本没有香味更无甜味,非常丧气!但我并不恢心,此后的几年时间里,我不顾母亲的劝阻与叱责,自顾自的采用各种手法,或蒸或煮,或炒或煎,费九牛二虎之力,无论怎样我一定做成功!但事与愿违,无论怎么努力都白费的、徒劳的。努力付之东流,仍没做出当年的味道!无可奈何。后来不挨饿了,再后来不限于只吃五谷杂粮了,直至今日,鸡鸭鱼肉吃过,生猛海鲜吃过,但都不敌我当年康拨垃儿(这个名称是山东方言,第一字平声,与普通话同,第二字是重重的四声,下沉,第三字轻声,然后带卷舌音,最后读出了儿字就错了)。这是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一想到那甜那香就回味无穷,久久不能散去,连同那个年代邻里间的互帮互助,坦诚相见,和睦友好令我至今无法忘怀。

来源:梦贞学堂(梦贞学堂公众号:mz18881684567),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 评论:(0)
  • 有图有真相